常玮平案

来自拉清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常玮平.jpg

常玮平(1984年4月14日-),陕西凤翔人,中国维权律师。多次代理敏感人权案件,包括法轮功、家庭教会、爱滋病歧视等议题。获得2021年中国人权律师奖。

2003年考上重庆大学。2007年毕业于重庆大学化学系材料化学专业。毕业后先在海南海马汽车工作。2009年开始自修律师资格,2011年通过考试,2013年取得律师执照。

取得律师职业资格后,常玮平挂靠陕西立刚律师事务所。常玮平介入了很多公益和敏感案件,例如无锡413寻衅滋事案、江苏无锡访民王金娣寻衅滋事案、南京王健寻衅滋事案、焦作李玉凤寻衅滋事案、沈阳林明洁寻衅滋事案、郑州曹春生杀人案、维护江苏昆山访民王和英合法权益等。

2018年10月14日,常玮平被陕西省宝鸡市司法局停业3个月。2018年11月22日,其所执业的陕西立刚律师事务所被注销。2019年1月14日,其停业三个月期满后,在陕西省内与至少十家律师事务所接洽,但长达6个月的时间,其接洽超过十家律所,不是即将签约时突然变卦不再签约,就是将申请转所手续交到司法厅办事窗口后十几分钟就接到律所解聘的电话。

案件介绍

2019年12月8日,常玮平参加了厦门会议。2020年1月12日晚10时左右,常玮平在西安自己的住处被宝鸡警察带走。13日,宝鸡市司法局注销常玮平律师证。14日早8点左右,常玮平妻子接到宝鸡高新分局国保大队电话,被告知常玮平因危害国家安全,已经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月21日下午5点左右,常玮平获释回家。

2020年1月23日,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常玮平取保候审,并以不可离开取保候审地为由,限制常玮平离开宝鸡。同年10月16日晚趣宝日志211期,常玮平做出声明,披露自己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到了酷刑。“我被锁在宝钛宾馆招待所的房间的老虎凳上,每天24小时,10天的时间,这是一种极端的酷刑。对我造成的伤害是,我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到现在依然是麻木的、没有知觉或者知觉不正常。”10月22日,常玮平失联。当晚,常玮平的妻子接到宝鸡市张姓警察的电话,称“由于常玮平违法犯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1月3日,常玮平家属收到宝鸡警方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涉嫌罪名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2021年4月7日,常玮平被宝鸡市检察院批准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执行逮捕,羁押在陕西省宝鸡市凤县看守所。此案多次延期,2022年4月2日终被宝鸡市检察院起诉到宝鸡市中级法院。

常玮平认为他的案子陕西地方的因素很大,是对他过去在陕西所做公益案件的报复(如,他起诉过陕西咸阳机场公安,导致其取消办一张临时身份证收费40元的项目,他还起诉过城西客运站强制购买保险,起诉过小寨赛格违规使用长安大学教育用地用做商业用地,曾在2016年7次诉陕西省西安市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告过陕西省农业厅和陕西省的一些公安局、开发区、看守所、人社局、物价局等,行政诉讼做了很多),他的这些公益诉讼动了陕西某些人的利益,他认为2020年对他的取保就是一个圈套。及其他在互联网公开第一次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受酷刑的行为也惹怒了某些人。

刑讯逼供

中国人权律师常玮平在被警方秘密关押期间受到了酷刑,2021年9月30日上午,辩护律师第二次在陕西凤县看守所会见到了常玮平。更多酷刑的细节和加害者人员名单被披露出来。

常玮平被秘密关押在宝鸡市宝钛宾馆,受到包括陕西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以及宝鸡市国保支队13位警察的刑讯逼供。其中向贤宏是现场总指挥,直接向陕西省公安厅某政委汇报。

关常玮平的房间非常小,就是一个3米乘3米的房间。他洗澡要经过公安局长的同意。在整个监视居住期间的五个多月时间里,就只让他洗了五次澡。在这段期间他没有剪过指甲。他刚刚进去的那个月不让他刷牙。他说,在里面的每一天生不如死。

看管他的辅警很多是90后出生的年轻人,他们其实也很不愿意呆在那个房间,因为长期的不开窗通风,屋里的空气非常差,那些人在看管他不让他睡觉的同时,自己也不能睡觉,不能看手机,他们其实也很无聊。对他的审讯各个时间段都有,最长的一次进行了12个小时。最晚到凌晨两点。

常玮平四十次的笔录全部是在刑讯逼供,威逼利诱的情况下,事先训练好,要他按照他们所说的来讲。他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演练好了之后才开始录。能作为证据的它要有同步视频的嘛。这样的话才会让他吃好一点或者让他睡觉,但是这个时候,他就会拿着一个本子过来纪录。你这顿饭都吃了什么。他会给你写的比你吃得多。你吃了一块肉,他会给你写,有两块肉。

目前,常玮平关押在看守所里面。进去看守所之后前面十五天是给他单独关押的。每天给他吃的饭就只有清水煮面,一点点菜都没有。不过,最近有所改善,看守所会给他吃苹果。在过去的前几个月,看守所半个月或者一个月看守所才让户外“放风”一次,后来每天允许放风。前几个月半个月或者一个月看守所才让放风一次。

看守所限制消费,每个月只让消费150元,8月份只让他消费了99元,其中还包括了两提纸的钱。有一个月消费了152元,导致管教被赵炜所长严厉训斥。但其他在押人员告诉常玮平,在今年2、3月份的时候,每个月还可消费六七百元,突然就变了,美其名曰为在押人员省钱。常玮平是今年4月7日被关到该看守所的,不知道是否该消费限制因常玮平而起。我询问家中一名在宝鸡市其他看守所做武警的亲戚,证实宝鸡的看守所在押人员普遍可以每月最多消费六七百。

对于遭受酷刑补充了如下细节:

1.第二次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宝钛宾馆一楼,不是在地下室,他看见过宾馆的前台。

2.连续6天6夜坐老虎凳发生在2020.10.22-2020.10.27所有办案人员都有参与对他的酷刑,宝鸡市高新分局副局长向贤宏是主要负责人。其余活跃参与人员还有高新分局国保张建龙、宋子龙、石磊、王大为、宝鸡市陈仓区一个姓令的警察。

3.每顿一个馒头(凉的),每天三个馒头,剥夺睡眠的生活从2020.10.22日被抓一直持续到2021.1月末,之后才稍有改善。(据知情人士讲,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最长时间是6个月,一般酷刑发生在前面几个月,后面2-3个月待遇会稍有改善,主要是让被酷刑人恢复休养身体,以使指监结束后可以见人。到看守所后,案件还在侦察阶段,公安机关还会不允许律师会见,还可以休养几个月再让见人)

4.喝水上厕所都受到限制。因为要坐老虎凳,如果喝水,上厕所就不方便,所以喝水需要多次提要求,只有最后把办案人员提烦了,才能喝到一点水。可能一个上午、下午各能喝到一个一次性纸杯水。(我查了一下,一个一次性纸杯装满可以装250ml水,两杯水最多500ml,一个成年男性每日生理需水约3000ml,在饮食只有馒头的情况下,这些水分都需要通过饮用水补充。)

常玮平身高接近180cm,这个饮食饮水量确实是只能保证他活着。

疾病缠身

常玮平对辩护律师说,目前身体存在如下疾病,全是刑讯逼供后遗症:

1.偶尔还是会便血。

2.静脉曲张,在左腿部,有两处,一处在小腿肚子处,约有5cm,一处在左腿小腿前面。

3.腰椎颈椎疼痛厉害,头转向会疼痛,特别是往后仰会剧烈疼痛。肩周也痛。

4.可能有腰椎间盘突出。

5.长期吃淀粉,没有蛋白质、纤维等,胃反酸。

责任人名单

陕西省

宝鸡市